hr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她商厦 > 软包世界 >

一只模仿在外太空浮游的青蛙,为什么预示着当代艺术的新未来?

发布时间:2017-07-19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木木
《X. Laevis》中的青蛙,由Max Loegler and Werner Poetzelberger拍摄。图片:Courtesy of the artist 近日,艺术家约翰·杰拉德(John Gerrard)在纽...

  《X. Laevis》中的青蛙,由Max Loegler and Werner Poetzelberger拍摄。图片:Courtesy of the artist

  近日,艺术家约翰·杰拉德(John Gerrard)在纽约的西蒙·普雷斯顿画廊(Simon Preston Gallery)举办一场名为“X. Laevis (Spacelab)”的新作展览。在这个夏天,展览带给观众们出色的超现实休会,成为纽约艺术圈别致的一景。这一切浮现在一个大的背光灯屏幕中上:在一双白手套前,一只恍惚迷离的青蛙浮游在失重的环境中。这只青蛙宁静地处在空间中央,长时间地、缓慢地运动着。它时不断忽然抖动一下双腿,微微旋转一下。那双带着手套的手配合着青蛙,做着无厘头却又引人注目标慢动作。

  这不是拍摄而成的视频,而是原来就存在的数字模拟图像。这项工作借用电脑游戏制作的办法,由一个包含制作人、程序员和模型师的团队历时数月制作而成。这个视频并没有时长和脚本;青蛙和双手的运动都不是拍摄而成的,这全是由电脑模拟而成。

  这个作品由伦敦一家致力于探索医学与艺术结合的机构惠康基金会(Wellcome Trust)委托创作。这个影像联合了两个相隔了两百多年的科学实验。

  惠康基金会的收藏中 有一套1791年记录意大利解剖学家伽伐尼(Luigi Galvani)科学实验的版画。伽伐尼发现假如向一只已经死亡的青蛙的腿部通电,那么其腿部会产生反映,证明了电流能引起肌肉运动。两个世纪之后,在1992年,科学家把非洲爪蛙(X. Laevis frogs)送进太空飞船 “发现号”( Endeavour),进行青蛙是否可以在失重状态下滋生的实验。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(NASA)所记录视频中涌现了一只无助的青蛙,弹踢着双腿,悬空打转。杰拉德的作品将这两个实验合成了一个美好的艺术作品。数字成像制成的青蛙间歇性地弹踢着腿,就像伽伐尼的实验发现一样,并且在空间中浮动的身影指的是那只飞向太空的飞船中的青蛙。

  伽伐尼发表的“电流在肌肉运动中所起的作用”论文手稿原版。图片:Courtesy of Wellcome Trust Library,London

  艺术家杰拉德生活工作在柏林和维也纳,曾在北京长征空间、上海双年展、Witte de With (鹿特丹)、苏格兰国家现代美术馆(爱丁堡)以及华盛顿特区的赫胥豪恩博物馆和雕塑公园等场馆参加过群展。在参观卡塞尔文献展的空隙,他接收了artnet新闻的采访,探讨了形成作品的美学选择、数字模拟的本质和他的媒介如何于未来的当代艺术对话的问题。

  我仍是不大能懂得这个作品的制作过程。这是电脑随机创作的运动过程吗?作为一个外行人,我想知道,这到底是怎么实现的?

  当大众看到相似《X. Laevis》的作品时,他们可能会以为这是一部电影。最难说明的是,这个作品并不是用电影的方式创作,甚至一点关联都没有。一个游戏引擎起了要害作用。作品主要借鉴了用于军事研究的飞行模拟和战场模拟,塑造现实的模型,而不是记载现实。但是人的大脑不会这样理解,因为这看起来太真实了。

  你看到的不外是在不断行进中的数据。当青蛙被触动和弹踢时,就有50或60个过程在后盾运行,操控着它运动的幅度和上下移动或者位于不同角度。

  

  1992年,宇航员Jan Davis在“发现号”飞船上试验室的工作场景。图片:Courtesy of 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(NASA)

  用其余技巧可以做这样的作品吗?

  你对虚拟世界的把控,远远超过相机设备的才能。你不可能有一款能无限、无损耗运动的相机装备,这样的工作只能由无限永动的数据完成。因此数据这个媒介才干处置如斯复杂的当下情景,没有任何一种媒介能够比得上。

  原始计划中的任何一个小部分都没有在你终极的作品中展现出来吗?

  作品委任往往会把你带分开原始的方案,到一个生疏的地步。我并不善于科学,但是委托方惠康基金会让我用我的创作回应他们的收藏,尤其是对电流的话题的回应。我最初从版画开端入手,但是当我看到NASA视频的时候,我很断定我想创作与此相关的东西。于是我说服委托方,因为视频并不属于他们的收藏。

  作品中的深厚安谧深深吸引了我。你有没有斟酌过增添背景音乐?

  没有。因为我对黑箱盘算(black-box computing)的能量和影响非常感兴趣。那是对现实的塑造,没有任何观众,但是对世界发生了伟大影响。而且,黑箱里没有任何声音。

  比起在“发现号”飞船上青蛙惊骇大幅的运动方式,你最终选择了犹如梦幻般迟缓的节奏,为何选择慢下来?

  在创作的过程中,我设置了失重状态的数字模型。在现实中,青蛙弹跳幅度很大。这并不适合这件作品。因此为了与伽伐尼钉在板子上的青蛙差别开,我们选择把青蛙放在场景中央。突然间,作品就变得艺术感很强了。固然并不与事实相符,但是这样的话感到就对了。

  这不又回到了媒介的实质问题吗?你创作了属于你的“现实”,而不是模拟现实。

  我认为认识到这种媒介很重要。艺术圈对这种媒介认识尚少,更不必说大众了。数字模仿的方式早晚有一天会被广泛应用,我很肯定那一天终将会到来。



hr

友情链接: